《東北新幹線:黑幕殺機》  

《東北新幹線:黑幕殺機》◎西村京太郎     2015/1/16 正式上市!

 

棘手的政界暗殺事件,十津川警部能否成力揭發黑幕?!
旅情推理X政治議題的巧妙演繹

 

  自東京開往新青森的東北新幹線列車「隼」的豪華座艙裡,坐在該車廂最後方的一名男子莫名身亡。正好身在現場的「鐵道之友」專刊雜誌編輯立花與攝影師白石由美認為事有蹊蹺,為了獨家頭條開始追查真相。過於深入追查的他們,竟因觸及政治中最深不可及的黑暗而招來殺身之禍……

   保守黨大老‧君原清道議員遭人槍殺一案,十津川已鎖定涉嫌重大的嫌犯──住在東京六本木高級大樓裡的一名經營管理顧問。但就在十津川追查下落不明的該名嫌犯時,該名嫌犯竟命喪在東北新幹線列車「隼」的豪華座艙裡……

 隱匿在這兩起案件背後的殺意似乎涉及政界……
 面對這棘手的狀況,十津川該如何破案、揪出真兇──!?
 著作等身、獲獎無數!
 西村京太郎最不容錯過的社會派推理力作

 

讀者好評

  《東北新幹線 黑幕殺機》不以華麗的詭計與怵目驚心的殺人手法作包裝,西村京太郎用簡單易懂的文字推演著案件的搜查,透過雜誌社記者私藏線索自個展開的偵探遊戲,以及十津川警部手下員警不辭辛勞的蒐證調查,讀者跟著搭乘豪華列車與高級遊輪一路上山下海挖出政界黑幕的真相……。
   西村京太郎的作品以「旅情推理」著稱,除了案件中線索嚴謹的安排,以及合乎邏輯推理的辦案過程,對於搭乘之交通工具(通常都是鐵路列車)以及行經各地的名勝也都詳盡記錄,讓人在閱讀的過程中彷彿身歷其境,適合在出遊搭乘交通工具的閒暇時刻悠閒的閱讀。──Fish的書海游記

 

  對於日本推理迷來說,首次搭乘日本鐵路交通之時,內心一定會湧起的感想,便是「這台列車上究竟發生過甚麼樣的殺人事件呢?」。身為旅情推理作家所創作出來的系列作偵探角色,十津川警部活躍在各起鐵路事件之間,至今仍不停歇。
  整起案件的推理平順,在辦案順序上用了後案引導前案的方式來增添故事的變化和懸疑性。既然是旅情推理,故事中的場景也從在東北行駛的「隼號」一路開拔到最南方的石垣島。依據火車時刻表所製造的不在場證明並非本書案件的癥結點,替十津川警部〈或者警視廳的公務支出〉省下了許多交通費和舟車勞頓。──粉紅推理海 

  這是西村老師較少寫到的社會派推理小說題材。在政權交替之後所寫出的政治抗爭議題真的很有趣。故事高潮的節奏也依舊掌握得十分恰當!───簾醐碌

  讀到有關現今日本外交問題的文章,我才發現西村老師的興趣及涉獵竟如此廣泛。而結尾的懸念,更讓人不禁佩服起西村老師!───春日野栗平

  本書將政界的權力鬥爭與金錢問題細膩的刻畫出來,多虧有及時讀到這本書,我從中得到了不少樂趣!───Yu~fuo

 

作者簡介 西村京太郎

  1930年出生於東京。曾任公務員,之後歷經各行各業後開始從事創作。

  1963年以『歪曲的早晨』(歪んだ朝)榮獲第二屆推理小說新人獎。1965年以『天使的傷痕』(天使の傷痕)榮獲第十一屆江戶川亂步獎,自此以推理作家身分正式出道。1981年以『終點站殺人事件』(終着駅殺人事件)榮獲第三十四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長篇組),在推理小說界享有一席舉足輕重的地位。

  2001年,位於神奈川縣湯河原町的「西村京太郎紀念館」開幕,裡面陳列有西村京太郎的所有著作,以及作家全紀錄。2005年榮獲日本推理文學大獎,2010年榮獲長谷川伸獎。截至2014年9月,創作的作品已突破542冊!

 

譯者簡介 龔亭芬

  喜歡優游於文字世界,也喜歡吸收各種新知。熱愛閱讀和看日劇,尤其偏好推理犯罪類型。

  現為專職譯者,主要譯作有:
  ●西村京太郎推理系列:
  《消失的大和撫子》
  《東北新幹線 黑幕殺機》
  《東京―神戶2小時50分鐘 一個都不留》(暫譯)
  (以上由瑞昇文化陸續出版)

  ●名偵探柯南推理系列:
  『名偵探柯南小說:給工藤新一的挑戰書』4~9 集

  另有生活類譯作:『整型外科運動治療~下肢‧軀幹』、『走入生活學物理』等多種書籍。

 

內容試閱

 

2

 

用餐後,立花換上列車為乘客準備的室內拖鞋,著手開始操作豪華艙裡才有的可傾斜式自動座椅。椅背可向後傾斜,雙腳可向前伸展,座椅可傾斜至近乎水平。
但這些座椅是固定式4,無法與其他座椅面對面相向。倘若可以的話,由美肯定又要立花做這做那。
立花並非討厭大他六歲的白石由美,只是不擅長應付她那過於頤指氣使的態度。
兩人現在並肩而坐,而兩個座位中間有塊活動式小隔板。立花拉出隔板,再將椅背放平,這樣一來就看不到坐在隔壁的由美了。
斜躺下來的立花就這樣輕輕閉上眼。
一大早接到總編的指示,匆匆忙忙趕到東京車站搭乘「隼十五號」,或許是因為疲勞,立花沒多久就打起盹了。
才剛睡著沒多久,就有人輕拍肩頭。
一睜開眼,只見由美站起身俯看著立花。
「你是來採訪的,可不能這麼早就進入夢鄉。」
由美對著睡眼惺忪的立花這麼說。
「可是,今天得拍的照片,不是全都拍完了嗎?」
「照片拍是拍了,但你必須去見見列車長,並且採訪他吧。」
立花一邊豎直椅背一邊問由美:「現在到哪裡了?」
「剛離開仙台。」
立花連忙開啟後車廂門走出去。走道的兩側各是洗手間和組員勤務室,走道的另一端則通往第九節車廂。立花向列車長詢問了不少列車相關問題。
目前,除了「隼」列車以外,東北新幹線的「疾風」、「山彥」和「那須野」的部分列車也都各有一節豪華車廂。
「豪華艙廣受好評,買不到票也是常有的事。今天也非常感謝大家,十八個座位全部座無虛席。」列車長一臉開心。
立花接著問:「豪華艙的乘客,似乎沒有人是中途才上車?」
「大家幾乎都是從東京車站上車,坐到終點站新青森才下車,或許是因為這樣才能悠閒地好好體驗一下豪華艙吧。」
這時候,一名走出豪華艙的乘客走了過來。
是一名中年男性,他向列車長表示:「坐在我身邊的那位乘客,我覺得他的樣子很奇怪,可以請您來看一下嗎?」
「那位乘客哪裡奇怪了呢?」列車長反問。
「從東京車站出發後,他就一直熟睡著,服務員向他詢問飲料和用餐的事,他也完全沒有反應。他到現在也還一直在睡,所以我才想說他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列車長立即找來休息中的服務員。
「這位先生說的那位熟睡中的乘客,妳有印象嗎?」
「嗯,我有印象。應該是坐在最後一排、靠窗的乘客。我曾詢問過他所需的餐點跟飲料,但他完全沒有回應。我想說他可能在休息,就沒再出聲喊他。」
「很奇怪。這絕對有問題!實在太不尋常了。」
中年男性乘客大聲地說。
於是,列車長連同那名中年乘客及女服務員一同開啟車廂門後走進豪華艙。立花也緊跟在後走了過去,探頭窺視那個座位。
最後一排左邊靠窗的座位上確實坐著一名年約四十來歲的乘客。他的身體斜靠在窗邊,雙眼緊閉。
確實如中年乘客所說的一樣奇怪,乍看之下就有種很不協調的感覺。因為若要睡覺的話,照理說將椅背放平會睡得比較舒服。但他卻在豎直椅背的狀態下熟睡如此之久,確實很奇怪。
列車長輕拍這名乘客的肩膀,出聲喊他:「這位乘客?」
但是對方完全沒有回應。
於是列車長加重手上的力道再次輕拍他的肩膀,結果對方竟然順勢向前傾,一頭栽在座位與座位之間。
落地的瞬間,頭部紮實的直接撞擊地面,但他卻未發出絲毫哀鳴。
列車長立刻返回組員勤務室,打電話通報給下一個停靠的盛岡車站。列車長反覆地報告著車上有急診病患,需要一輛救護車在盛岡車站待命。
由於這陣騷動,攝影師白石由美也起身走向這個發生狀況的座位旁邊。
「發生什麼事了嗎?」
她嘴上這麼問著,手上按快門的動作一秒也沒停過。
立花回答她:「倒在那裡的那名乘客很詭異,也不知道究竟是睡著了,還是昏過去了。」
「隼十五號」準時於十四時十六分抵達盛岡車站。
救護人員已經在月台上等候。
而這時候,原本併結在一起的「隼十五號」與「超級小町十五號」也順利地在盛岡車站分開了。
「現在要怎麼辦?」立花問由美。
「還用得著說嗎?我想知道那名病患怎麼了,我在這裡下車。」由美回答。
「那我該怎麼辦?」
「這也不用我多說吧!你當然是繼續坐到終點站新青森,完成你的採訪啊。」
「我沒有相機。」
「你有手機吧?就用手機拍吧。」
由美語氣堅定,說完就追著救護人員的擔架揚長而去。

 

 

 

 

 

 

 

創作者介紹

瑞昇文化-讀小說-(ะ`♔´ะ)

瑞昇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