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殺人鬼青蛙男

《連續殺人鬼青蛙男》◎中山七里  5/27正式上市!

 

★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令評審激辯的候選之作。
★島田莊司盛讚,重重的惡意如莫比烏斯環……
★節奏緊湊,敘事手法細膩,劇情逆轉再逆轉!
★大膽挑戰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
★名人推薦:杜鵑窩人|寵物先生|李柏青|貝克喬|天地無限|舟動

 今天,我抓到了一隻青蛙喔。
 我把牠放進盒子裡一直玩一直玩,
 然後就玩膩了。後來想到,
 乾脆把牠弄成布袋蟲的樣子吧。
 就在牠的嘴巴裝上鉤子,吊在
 高高的地方吧。

 

 上顎被勾子勾住,懸掛於大廈十三樓的一具全裸女屍。旁邊留著一張筆跡如小孩般稚拙的犯罪聲明。這是殺人鬼「青蛙男」讓市民陷入恐怖與混亂漩渦中的第一起凶殺案。
 就在警察的搜查工作遲遲無進展時,接二連三的獵奇命案發生,造成整個飯能市陷入一片恐慌絕望,進而引起暴動……。搜查本部一邊參考精神醫學界權威的意見,一邊雄心壯志地展開調查,然而,「青蛙男」好似故意嘲笑警察地一再犯下無秩序的慘絕人寰惡行。
 把人命當兒戲的青蛙男到底是誰?他的目的是什麼?
 滿腔熱血的菜鳥縣警古手川有辦法將他繩之以法嗎?!

 繩之以法,然後呢?
 令人戰慄而不忍卒讀的真相!

乍看本書,會以為是典型的精神系懸疑小說吧!
 但是,評審委員茶木則雄認定本書作者的企圖絕不止於此:
 「一再翻轉的情節大逆轉也好,隱藏於殘虐事件中的深遠主題性也好,富可讀性的劇情鋪陳也好,品質之優,皆足以與海外優秀的精神驚悚作品相抗衡。」

 作者中山七里,右手優雅彈奏著勵志療癒的鋼琴曲,左手卻猛然一推,讓讀者反應不及而墜入戰慄的深淵。
 這本《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承載著本書譯者對受難主角的心疼悲憫,讓編輯L籠罩在不敢落單行走的恐懼感,讓編輯K對結局以怒濤洶湧般的氣勢逆轉大表驚嘆,讓編輯E對群眾暴力的正當性抱持質疑,讓編輯S對人性的難以捉摸重新思索,讓編輯T闔書之後「眼淚自己跑出來」……  
 總之,多重觀察面向、各種複雜情緒,等著與您分享。

 

【作者簡介】中山七里
 1961年出生於岐阜縣。日本人氣推理作家。
 以《さよならドビュッシー》(再見,德布西)榮獲2009 年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大獎。作者另一本《連續殺人鬼青蛙男》也於同年度參賽,兩部作品風格迥異,卻有著同等級的精采程度,中山七里因此成為史上首位同時有兩部作品入圍該獎項的作家,足以證明他深厚的寫作實力!
 作者自述:「在寫《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時,我自己設定了幾個要超越的門檻:一口氣讀完、情節大逆轉、最後一行必定讓人吃驚。」(摘自《推理小說雜誌》) 

 重要著作:
《開膛手傑克的告白》《七色之毒》
《五張面具的微笑》《永遠的蕭邦》(瑞昇文化出版)
《Start!》《テミスの剣》《嗤う淑女》(陸續出版)

 

【譯者簡介】林美琪
 在出版界工作多年,現為專職譯者。對翻譯工作一往情深,享受每一趟異國文字之旅,快樂筆耕。譯有:中山七里推理系列作~《開膛手傑克的告白》《七色之毒》《五張面具的微笑》《永遠的蕭邦》《Start!》 ( 瑞昇文化出版)
 另有生活類譯作:《從瀑布修行到戀愛成就》、《父母老後為什麼總是那麼固執?》、《當代建築大師提案哲學與智慧》、《40 歲起,簡單過生活》等。
 聯絡E-mail : mickeylin1966@yahoo.com.tw

 

【好評推薦】

 這是一部披著「異常殺人」外衣的小說,詭異的死狀、幼兒般的犯罪宣告,獵奇與童稚的殘忍輔以徬徨卻有味的主角、跌宕起伏的劇情,使讀者如乘雲霄飛車般;這也是一部開啟法律、道德議題的小說,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的探討、關於「精神異常」的標準,以及人群面對凶殘殺人魔的恐慌,讀完不禁捫心自問:正常人的界線在哪?我們是否很容易不知不覺間就跨越過去?──推理作家寵物先生

 在謎團的營造方面,作者恍如擁有神手般成功轉移了讀者的注意力,令故事的真相多重翻轉,且合理交代了兇嫌的動機,使故事的主題再次定焦於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所生的迷思,進一步將意外性埋藏於整部小說的最後一句話,充分點出世理恆常運作之窈冥行法。作品完成度之高,與後作《開膛手傑克的告白》不分軒輊,同為當代社會派推理的至高瑰寶。──《舟動之穿林吟嘯行》舟動

 這不僅是利用獵奇、恐怖的行凶手法帶起閱讀引力,更散射出諸多議題邊讀邊思量,邊批判卻又邊困惑,而故事文字仍持續著,真相在行屍般波動後一波接著一波,差點窒息後的解謎紓壓還真不能鬆懈,因為最後一行將讓讀者成為最後一隻青蛙。───《閣樓之窗》飛樑

 因為獵奇殺人的包裝,使得本書主題固然沉重,卻異常吸引人。這類作品兇手為何,其實不是那麼重要,原因與源頭才耐人尋味。作者厲害處之一,在於能夠一再翻轉結果。不過像我這種讀慣推理的老油條,再怎麼翻轉我認為也不會再有什麼驚艷之處──但中山七里做到了。本書最後一行包含「無限」的可能性,不禁叫人顫抖與「期盼」。期盼所謂的「因果循環」成為事實的一環。────《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siedust的窩》siedust

 我認為『連續殺人鬼青蛙男』不該單純以一部娛樂小說來看待,事實上就像我們前面一再提到的,它不僅拋出思考的議題,也針砭諷刺了許多被社會忽視的亂象,若能仔細品味其中傳達出的意涵,相信對執政者、執法人員、人權研究者、醫療及觀護單位、社會學家、傳播學界等人士都能有所啟發。──《橫濱馬車道六番館 (WE LOVE YOKOHAMA)》馬車道爵士

中山七里真的是一個特別厲害的作家,這是我第二次閱讀他的作品,之前讀的是另一個系列《再見,德布西》,他不僅將乍看之下難以連結的古典音樂和推理元素完美結合,在詭計編排和結局意外性亦是下足功夫,擔任偵探的鋼琴家岬洋介更是一名討人喜愛的男主角,讀來印象深刻。不過,我個人偏愛氣氛陰鬱黑暗,充滿獵奇命案的《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兼具前者的優點,既有樂聲點綴,又能滿足感官震撼,佈局巧妙,令人讚嘆。──《有些路,必須一個人走》Saru Saru

 閱讀《連續殺人鬼青蛙男》的過程中,作者不斷地帶給讀者驚喜。對我來說,本書讓我回想起剛加入推理小說社團、大量閱讀的美好時光。首先是本格推理的元素讓推理迷感到親切 (如字母殺人) ,接著又融匯了社會派推理的議題 (日本刑法第39條) 以及警察程序推理。接著,作者又從歐美心理驚悚作品及鑑識科學/心理側寫中汲取了大量的養分,卻又不落俗套。東西方的類型流派巧妙的融合,在閱讀的過程中,相信推理迷一定能聯想到許多過往的閱讀經驗。──《藍色雷斯里的陰暗地下室》藍色雷斯里

 

【推理作家既晴-導讀節選】

 凶惡犯罪社會——談中山七里的警察小說/既晴

 ………

 《連續殺人鬼青蛙男》與中山七里的另一部創作《再見,德布西》(2010)一起進入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徵文獎的決選。一位作家一次入圍兩部作品,在徵文獎的歷史裡是相當罕見的事。最後,中山以《再見,德布西》與另一位創作者太朗想史郎的《TOGIO》(2010)共同獲得首獎。

 《再見,德布西》的評審意見,有香山二三郎「青春音樂小說與有如特技的本格推理之華麗結合」、茶木則雄「在結局出現超大型詭計、高品質的音樂推理」的讚譽,表現出中山七里的創作特徵,是將兩種截然不同的元素巧妙融鑄,形成新穎的閱讀況味。這樣的風格,在同系列的後續作品中都可見到,如《晚安,拉赫曼尼諾夫》(2010)裡有樂器室裡一具大提琴不翼而飛的「密室消失」,或《永遠的蕭邦》(2013)裡有恐怖份子在演奏廳槍殺刑警,偽裝成鋼琴師的「一人二角」,都顯示了中山在開拓音樂推理寫作疆域的同時,對本格推理仍然有絕對性的堅持。

 本作《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則與《再見,德布西》的青春、成長路線完全不同,原題《災厄的季節》,描述了崎玉縣飯能市的連續殺人魔「青蛙男」的調查過程,風格寫實、陰暗,但是,同樣有峰迴路轉的佈局、精巧緻密的謎團。

 如前文所述,現在是既和平又戰亂的時代。關於肉體、性命的戰爭已經結束,但關於資源、尊嚴的戰爭,卻是方興未艾。居住權、工作權、教育權、醫療權等各種「格差」(社會階層固著、世襲,導致無可改變的差別待遇,形成了不同階層的對立、歧視)出現極端的M型化現象,使社會的衝突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加劇。

 愈發劇烈的格差、愈發劇烈的衝突,使大眾的怨氣加深,從而助長社會上的凶惡犯罪。不難發現,所有的凶惡犯罪都來自張牙舞爪的優越感、報復雪恨的自卑感,以及與他人之間無法跨越的心理鴻溝。

 在故事中,殺人魔「青蛙男」的作案手法殘虐、冷血,藉由各種匪夷所思的屍體處置手段,表現出一種毫無道德、缺乏憐憫的原始獸性,從而製造出社會上人人自危、噤聲的恐怖氛圍。當警方無法順利逮捕兇手,導致大眾的心理恐慌擋無可擋之時,壓抑在人性深處的暴力就會尋找宣洩的出口,產生實質的破壞。

 於是,我們讀到故事裡的網路、媒體,隨著案情的發展,而出現了不同階段的應對態度。當「青蛙男」以神出鬼沒之姿取得優勢之際,群眾膽怯得不發一語;當警方的調查出現一線曙光之際,媒體則興風作浪,散佈搜查總部內的情報,意圖干擾調查;當案情陷入泥淖之際,警方則成為眾矢之的,精神病患的人權也遭到傷害,被視為毒蛇猛獸。

 也就是說,從本格推理的角度來讀,「青蛙男」的真實身分、犯案動機固然是最大的謎團;然而,從警察程序小說的角度來讀,探討警察機關與大眾、媒體、法律的交互影響,則是最關鍵的社會議題。也因為本作有著「本格/警察」的雙重特質,才能貼近現代讀者既希望本格的理性秩序、又希望警察程序小說的調查實況描寫之雙重需求。

 其後,探討器官移植問題的《開膛手傑克的告白》(2013)、探討人性善惡曖昧關係的《七色之毒》(2013),本作的主角古手川退居配角,舞台同樣都是以崎玉為背景,仍然維持了鮮明的解謎風格,可以說是一貫延續了《連續殺人鬼青蛙男》的創作路線。

 此外,這個連續殺人魔「青蛙男」的構想,在《START》(2012)又變成了推理電影的拍攝素材,在同樣的世界觀裡再玩出新的花樣。而《連續殺人鬼青蛙男》裡各人物面對案件的心理狀態,也藉由《START》的大森導演之口,成了演員們的演技指導,兩部作品互相對照,有一種後設的趣味性。

 中山七里的不同系列,雖然風格各有差異、各有訴求,但各系列之間的世界觀都是共通的。在某部作品只是個小配角的人物,很可能在其他作品裡擔綱主角。唯一相同的是解謎元素的運用,絕對讓本格推理迷也讚賞、佩服。這不僅使他的作品有更豐富的閱讀面向、更易於領略本格推理的閱讀樂趣,也使人真正體驗到——我們所生存這個時代,確實是一個既和平又戰亂,既美麗又邪惡的時代。

 

●導讀者簡介
 既晴,目前任職於科技業。以推理、恐怖小說創作為主,兼寫推理評論。曾以《請把門鎖好》獲得第四屆皇冠大眾小說獎,近作有《感應》。另擔任過人狼城推理文學獎、浮文誌新人獎、中國華文推理大獎賽評審。

 

【內容試閱】

1 十二月一日

 

深夜三點三十分。從報紙經銷商出來,一發動電動機車,冷不防,刺骨寒風撲鼻而來。
「冷……喲!」
志郎不由得憋住氣,繼續上路。騎了幾分鐘,吸進的寒氣很快讓鼻水流出來了。雖不至於狼狽到不能見人,仍慶幸這種時候路上沒車也沒半個人影。
志郎的派報區域是離經銷商最遠的五個區,總共六百份,是經銷商裡份數最多的,可酬勞是按份數計算,當然愈多愈好,而且超過五百份的話,老闆還會提供機車,算是雙重好康。高中未禁止考機車駕照,但若非必要,仍是不允許的。派報雖是工作,然一大清早騎機車馳騁的快感無可取代,心情雀躍得簡直像自己獨占大馬路般。
跑完住宅區後,已送掉大半。引擎和身體都暖和了,指尖也不再凍僵了。
「再來是……」
吐一口氣,定睛看著下個區域,有問題的大樓就在眼前。位於瀧見町角落的二十層樓大廈,共有六棟,大廈名為「天空舞台瀧見」。在終於泛白的天色下,聳立的大廈群中無一扇窗戶有燈光,看起來就像個黑不隆冬的靈骨塔。
不,這可不是比喻,事實上這個大廈群就被取了綽號「幽靈大廈」,儘管聽起來挺嚇人的。每一棟有八十戶,總共四百八十戶,但是入住的居然不到一成。別說黎明前的此刻,就是家人都回來的黃昏時分,點燈的房間也是屈指可數。
到了現場,還是一如以往感覺到有點毛骨悚然,不過,比起害怕,志郎更覺得沮喪。明明「天空舞台瀧見」這名字取得多氣派,偏偏報紙非得投到每一戶門前的信箱不可。這種規模的大廈,按理說一樓應該有集中的信箱才對。其實「天空舞台瀧見」也有,只是住戶都覺得下來拿報紙太麻煩了。如果這裡是通常的集合住宅,志郎還不至於不情願,因為住戶很集中,送報再方便不過了。但,這幢大廈的住戶數才不到一成,而且分布零散,想到上下左右的移動距離,還是跑透天厝相連的住宅區要效率高多了。
不過,抱怨也沒用。志郎腋下夾著七份報紙,搭一號棟的電梯直達最頂樓的二十樓,把該樓層的報紙送完後,就改走位於角落的樓梯下來。與其一次一次搭電梯,不如走樓梯送下來比較快。
十八樓、十七樓、十六樓──。
一路順暢下到十三樓時,腳步突然停下。
就在暴露於外的樓梯出入口、迎面正前方的屋簷下,吊著那個。三天前眼角就瞥見那個長二公尺左右的東西了,但每次總是趕時間沒多留意,況且十三樓一個住戶都沒有,完全沒停下來的必要。
昏暗中,仍能辨識那個東西是由藍色帆布包著的,而且僅由一個嵌進屋簷、手掌大小的金屬鉤子吊著,風一吹便晃來晃去。
活像個沙包或巨大的布袋蟲。
今天之所以特別留意,是因為帆布上方開始剝落了,看得到一點點掛在鉤子上的部分。
(咦?什麼啊?)
(──牙齒?)
定睛一看,剛好一陣風吹過來。
異臭撲鼻。
寒風襲來一股帶甜膩的腐臭。
那東西晃動時,剝落的帆布便隨風招展。
呼啦呼啦、吧嗒吧嗒。呼啦呼啦、吧嗒吧嗒。
心底開始發毛,好奇心卻搶先出頭,才起一聲「別去!」就被另一個聲音壓下。志郎上前掀開帆布的一角,沒想到帆布才稍微固定一下而已,輕易便掀開了,而且立時被風吹跑。露出來的是──
一絲不掛的女性屍體。
嘴巴掛在鉤子上。
呼啦呼啦。
呼啦呼啦。
一看,嘴唇還在微微顫抖。
還有氣嗎?──
不,不是顫抖。
是滿出嘴巴無以數計的蛆在蠕動著。
突然抽筋似地叫了一聲,志郎當場跌倒。反射性地別過臉去,發現剛剛吹落的帆布就掉在地上。帆布邊緣貼著一張紙,紙上的文字很簡單,志郎當場讀起來。

今天,我抓到了一隻青蛙喔。
我把牠放進盒子裡一直玩一直
玩,然後就玩膩了。後來想到,
乾脆把牠弄成布袋蟲的樣子吧。
就在牠的嘴巴裝上鉤子,吊在
高高的地方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瑞昇文化-讀小說-(ะ`♔´ะ)

瑞昇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