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89864010684.jpg

《泰米斯之劍 》 ◎中山七里

★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大賞得主中山七里全新力作。
★書寫「冤罪」大議題,挑戰司法體系的公平與正義,精準詮釋人性的光明與陰暗!
★社會派推理與本格派推理的完美融合!

「比起被害者,司法往往更加致力於維護加害者的人權。」
正義女神泰米斯,手持天秤與寶劍。
寶劍象徵力量,天秤代表衡量正邪的正義。
沒有力量的正義發揮不了作用,沒有正義的力量等於暴力。

狂風大雨之夜,一對房仲業夫婦慘遭竊賊殺害。菜鳥刑警渡瀨與資深前輩鳴海,憑著線索抓到涉嫌重大的嫌犯楠木,並對他嚴厲逼問,最終獲得認罪口供。
五年後的冬季,轄區再次發生竊盜殺人案。
竊賊的作案手法十分熟練,而且似曾相識,令渡瀨不禁聯想起那宗房仲夫婦的竊盜命案!難道楠木是無、辜、的?渡瀨的背脊竄起一陣戰慄……

潘朵拉的盒子已然捧在手上,揭發或隱匿?他的抉擇是──?
當司法體系成了「殺人兇手」
當「殺人犯家屬」成了「冤案受害家屬」
泰米斯之劍將揮向何人?!
一宗無人敢觸碰的沉重冤案,讓菜鳥蛻變成鬼見愁刑警?!
《連續殺人鬼青蛙男》、《贖罪奏鳴曲》渡瀨警部的罪與罰!

 

【本書特色】
中山七里,將「推理小說」變成「拼圖」的鬼才作家!?
用「推理小說」來寫「拼圖」……你看過嗎?
中山七里的推理小說,每一本都是故事情節完整的獨立作品。
單獨閱讀其中一本,你會驚豔於它的縝密布局、結局大逆轉。
但若你看了第二本,你會發現他的小說竟像拼圖一樣,
將人物關係環環相扣、將推理伏線擴及到各作品裡,徹底考驗你的邏輯能力!
什麼?這個角色竟然有去別本小說裡跑龍套串場?
網羅中山七里在台灣出版的作品人物──
〈中山七里推理世界的「角色關係圖」〉中文版獨家收錄!

【橫跨台日文壇,名家推薦】
 ◆橫跨了瑞昇、野人和獨步三家出版社,並且在一年半中出版了十本作品,而最讓我驚訝的是每一本作品的水準都是無可挑剔的,因此他的第十一本書《泰米斯之劍》自然是值得讀者期待的。──台灣推理評論家‧杜鵑窩人,專文導讀、好評推薦!
 ◆《泰米斯之劍》本質上是警察小說,其中提到許多警察的審訊技巧,以及警察體制的維護、辦案手法和內部問題;而,情節的推展則是十足的社會派推理小說,其時間橫跨二十八年,圍繞在三起刑案的謎團,作者在最後真相揭露的部分不但安插了本格物理性詭計,還在出場人數達四十多的人物關係上另置誤導讀者的詭計;再加上立場涉及警方、檢方、法院、記者、凶案受害者家屬、冤案受害者家屬等,卻只有三百多頁的篇幅,堪稱材質極具高密度的重量大作。──《慧能的柴刀》作者‧舟動
 ◆「一讀三嘆之作!我還是頭一次看到有人能將大逆轉的伏筆埋得這麼好!」──茶木則雄(日本名推理評論家)
 ◆「各作品之間的人物關係也很有趣。一口氣讀完以後,確定這是部傑作!」──藤田香織(日本名書評家)
 ◆「高潮迭起,敘事步調精準拿捏!埋藏於推理中的陷阱也不負眾望!」──日本產經新聞
 ◆《神的載體》作者‧游善鈞真誠推薦

 

作者簡介
中山七里 Shichiri Nakayama

1961年出生於岐阜縣。日本人氣推理作家。
以《さよならドビュッシー》(再見,德布西)榮獲2009年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大獎。作者另一本《連續殺人鬼青蛙男》也於同年度參賽,兩部作品風格迥異,卻有著同等級的精采程度,中山七里因此成為史上首位同時有兩部作品入圍該獎項的作家,足以證明他深厚的寫作實力!
寫作題材豐富多元,每一部作品都飽含深刻的社會觀察,又重視解謎、逆轉的技巧,堪稱社會派推理與本格派推理的完美融合。
重要作品有:《嘲笑淑女》(暫譯,即將出版)、《START!》、《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永遠的蕭邦》、《五張面具的微笑》、《七色之毒》、《開膛手傑克的告白》等。

 

譯者簡介
林美琪

在出版界工作多年,現為專職譯者。對翻譯工作一往情深,享受每一趟異國文字之旅,快樂筆耕。
譯有:中山七里推理系列作~《開膛手傑克的告白》《七色之毒》《五張面具的微笑》《連續殺人鬼青蛙男》《Start!》(瑞昇文化出版)
另有生活類譯作:《從瀑布修行到戀愛成就》、《父母老後為什麼總是那麼固執?》、《當代建築大師提案哲學與智慧》、《40歲起,簡單過生活》等。
聯絡E-mail:mickeylin1966@yahoo.com.tw

 

導讀〈正義的天秤絕不容失衡〉
  中山七里這位作家,在2014年以來,竟然可以在台灣的推理書市中,橫跨了瑞昇、野人和獨步三家出版社,並且在一年半中出版了十本作品,而最讓我驚訝的是每一本作品的水準都是無可挑剔的,因此他的第十一本書《泰米斯之劍》自然是值得讀者期待的。
  那麼《泰米斯之劍》又是怎樣的一本小說呢?如果你看過日劇《HERO》或《王牌大律師》就會注意到有一座雕像常常出現,那正是西方司法的象徵,也就是所謂的羅馬神話中的正義女神賈斯提莎(Justitia)。她是希臘神話的法律正義女神泰米斯(Themis)和古羅馬命運女神福爾圖娜(Fortuna)混成,乃是作為法律基礎的公正道德的象徵。
  自文藝復興以來正義女神通常被描述為一名裸露胸膛的婦女,右手持利劍與左手持天秤,雙眼戴著眼罩。她裸露的胸膛是指胸懷坦蕩,不先有預設立場;眼罩則是指無視於原告與被告的容貌、權力、身分、家世、地位而不偏不倚;利劍是指司法所擁有那懲奸除惡的制裁能力,而天秤則代表衡量雙方去作出公正的審判。正義是司法追求的目標,而懲罰則是實現司法正義的條件,二者是密不可分的。對於此點,德國著名的法學家魯道夫.馮耶林曾經說:「正義女神一手提著天秤,用它來衡量司法,另一手握著劍,用它去維護司法。劍如果不帶著天秤,就是赤裸裸的暴力;天秤如果不帶著劍,就意味著軟弱無力。兩者是相輔相成的,只有在正義女神持劍的力量和掌秤的技巧並駕齊驅的時候,一種完善的法治狀態才能呈現」。
  很多人常常以自我心中的標準去衡量事情,好像只要是自以為正義就可以肆無忌憚地行事,甚至揪團地行使集體正義去制裁他們認定的犯錯者,甚至變成了集體暴力,還信誓旦旦地認為不照其意思走的人就是不公不義,殊不知這已經淪為私刑了。倘若這種觀念在執法者的心中呈現,並且執法者心中又有邪念和別有用心,那麼無辜者的下場一定是悲劇!台灣的王迎先案、江國慶案就是最好的例子。
  《泰米斯之劍》,正是中山七里用精彩的推理小說告訴我們這樣的一個故事。
  好小說,能不看嗎?真的,錯過可惜!


杜鵑窩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首任會長)
 
【內容試閱】

楠木明大,二十五歲,住址是浦和市辻○─○。

經過二十天的追查,明大是唯一提不出不在場證明的人。他表示命案當天他從早上便一直待在自己家裡。不過,由於他家隔壁無人居住,因此無法取得目擊證言。鳴海去他家拜訪過一次,因此他是怎樣的人,渡瀨也略有所悉。

這棟公寓位在辻熊野神社的後面,是一間四周綠樹成蔭、陽光不入的木造建築。明大就住在二樓。渡瀨將偽裝警車停在路邊,跟著鳴海下車前往。

每走一步,樓梯就哐哐作響,而且台階邊緣鏽跡斑斑。牆壁也有多處裂縫,完全沒有曾修補過的跡象。這種任其荒廢的樣子,將屋主的冷漠之情表露無遺。這裡是久留間仲介的出租物件中,租金特別便宜的公寓,如今一看,覺得這個價格反而合理。

明大住在二樓裡邊的二○五號室。看到上面的電表緩緩轉動著,鳴海便用力敲門。

「楠木先生、楠木先生!」

敲到第五次門才打開,出現一名穿著有點髒的成套運動服、身材瘦削的男子。

「咦?又是你,今天來幹嘛?」

「來繼續問話啊,就久留間他們夫婦的命案。」

「我說啊!」

明大不耐煩似地搔著頭。

「前幾天就說過了,我的確有向久留間先生借錢,但二號那天我沒去啊。我們約好的期限是每個月的月底,我沒必要中途跑去找他。」

「這些我聽過了,但今天有新的事情要問。你今天有事嗎?」

「沒有啊,沒什麼事。」

「那好,現在就跟我走。」

才剛說完,鳴海就把明大從屋裡強行拉了出來。

「幹、幹什麼啦!」

「只是要請你到署裡問話。你放心,問完沒問題了,就會馬上讓你回家。」

「等、等一下,喂!」

明大扭動身體反抗,但鳴海牢牢抓住他的雙肩,硬把他向外推。

「鑰匙好像在玄關。」

應該是上回來問話時注意到的吧。渡瀨一看玄關,果然鑰匙就放在鞋櫃上面。

「渡瀨,把門鎖上。」

上鎖後,兩人左右架著明大的手臂往前走。抓住明大的肩膀時,渡瀨有些猶豫,但還是順著鳴海的動作把人架走了。

「喂,下樓梯時可別亂鬧,這個鐵板很滑,沒走好可是會受傷的。」

話中語帶威脅,讓明大的身體僵硬起來。

「好──好──。就這樣乖乖的,我又不會害你。」

(繼續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瑞昇文化-讀小說-(ะ`♔´ะ)

瑞昇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