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笑的淑女

嘲笑的淑女◎中山七里

一位世間少有的美貌才女,
帶領人們踏入失常崩毀的國度。
旁觀者眼中的「惡女」,
為何會是被害者心中的「天使」!?

出道以來,寫作題材多元的中山七里,這次挑戰與眾不同的「天使系惡女」主題!

 

有個女人……
用她的天生麗質與機巧話術,把別人的人生搞得天翻地覆。
她以顧問之姿,為陷入生活窘境的人們指點迷津。
她的建議很有力量,總讓人升起信心,
彷彿照她的意思去做便能克服一切困難。
她的眼神安定溫柔,讓人不知不覺想依靠她……
外貌不討喜而飽受同學霸凌的恭子、四處花錢紓壓而債台高築的紗代、
求職失敗被譏為尼特族的弘樹、為了生計而夫妻反目成仇的佳惠……
聰慧的她,總是用心聆聽當事人的傾訴,給出最有幫助的分析與建議。
然而,他們的人生卻因為這些建議,逐漸地改變,一步步失控……
她是天使、還是惡魔?是光明希望、還是無間地獄?
為什麼被害者們至死依舊為她辯護?
俯首認罪之前,令人拍案的逆轉結局!

「書中登場的,個個都是『想變得幸福的人』。對他們來說,她就像是個帶領他們完成心願的天使或導師。但若站在旁觀立場,她十足是個惡女。我將這主題以這種清新的形式呈現出來。」  ──────〈中山七里《嘲笑的淑女》刊行紀念訪談〉


本書特色

  ■不同於一般惡女的「天使系惡女」!
  ◎她是惡女!如果她真的那麼好,為什麼聽從她建議的人,一個個變得更加不幸、逐步遠離幸福呢?
  ◎她才不是惡女!如果她真的這麼壞,為什麼就算陷身泥淖,那些人都還是對她心存感激、拚命替她說話呢? 

  ■敍事節奏流暢,故事張力十足,讓人整晚栽進美智留的圈套中不得抽身!堪稱欲罷不能的惡女系推理傑作。

  ■中山七里再度展現「逆轉」功力,跳脫一般「致鬱系」小說看完會心情沉重的慣例,本書結局一波三折,讓人在精神緊繃之餘忍不住拍手叫好!

各界好評推薦

  ■百萬人氣部落客  喬齊安 專欄導讀
  ■實力派作家‧《無臉之城》 紀昭君 跨刀解說
  ■不落俗套的惡女系推理!日本讀者跨平台好評不斷!

  ◎本店銷售約前30名!書中女主角的影響力之大、蟄伏在深處的惡意,讓人不禁為之驚愕。──三省堂書店員
  ◎當大家都懷抱各種憂煩、茫然無措時,是她從背後溫柔地伸手相助、並為人們點起路途上的明燈。即便那盞燈,在旁人看來異常昏暗,當事者卻還是毫不遲疑地任由她引導前行。如果是我遇見她,或許也會醉心於她而淪為受害者也不一定。──ame
  ◎這可怕的惡女,讓人心生畏懼。因為太吸引我而一口氣讀完。殘虐的部分也真不是蓋的,最後的反轉也確實切中要點,讀來十分暢快。請中山老師務必再寫續集!──Sangou ryouhei
  ◎沒想到(《贖罪奏鳴曲》的)某位律師也有來這本書友情客串,這一點有趣到讓我笑了出來。──Osyomo
  ◎真是惡女!而且感覺好像真的會有這種人,一想到就覺得可怕。中山七里果然厲害!──Dafune
  ◎本以為會跟我之前讀過的惡女差不多,但結局令我非常驚訝。故事的伏筆也埋得有深度。期待下部作品。──Uebi
  ◎這女人真是可怕!用美貌與智慧誘導獵物走向陷阱的她是如此的惡劣,但卻又讓我想為她聲援。希望還會有續集!總之我很推薦這本書。──Hidezo
  ◎在讀這本書之前,明明早就知道中山七里的書都會設下陷阱,但還是又被他擺了一道。──Iltucyan
  (節錄自日本「讀書Meter」、「書店員的推薦專欄」。)

 

作者簡介
中山七里(Shichiri Nakayama〉

1961年出生於岐阜縣。2009年以《再見,德布西》榮獲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大獎,並於隔年正式出道。
創作題材廣泛,不但橫跨音樂推理、陰暗人性、社會正義,更以勇於接受編輯出題與各種挑戰而聞名。曾因為被人斷定自己寫的《連續殺人鬼青蛙男》無法拍成電影,於是就負氣寫出紙上電影《START!》。本次更是接下編輯指定主題『致鬱系、一代惡女』的挑戰,寫出這本不同的「惡女」小說!
著有:《開膛手傑克的告白》、《七色之毒》、《連續殺人鬼青蛙男》、《START!》、《永遠的蕭邦》、《五張面具的微笑》、《泰米斯之劍》、《贖罪奏鳴曲》等多部作品。

導讀簡介
喬齊安

臺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推理評論家、百萬人氣部落客、電視台特約球評、運動專欄作家。掛名推薦與推薦文散見於各類型出版書籍中。近期著作為《歐冠列國誌:60年經典特輯》。長年經營「新聞人Heero的推理、小說、運動、影劇評論部落格」。

 
譯者簡介
林美琪

在出版界工作多年,現為專職譯者。對翻譯工作一往情深,享受每一趟異國文字之旅,快樂筆耕。
譯有:中山七里推理系列作~《開膛手傑克的告白》、《七色之毒》、《五張面具的微笑》、《永遠的蕭邦》、《連續殺人鬼青蛙男》、《Start!》、《泰米斯之劍》(瑞昇文化出版)
另有生活類譯作:《從瀑布修行到戀愛成就》、《當代建築大師提案哲學與智慧》、《40歲起,簡單過生活》等。
聯絡E-mail : mickeylin1966@yahoo.com.tw

 

導讀(節選)
喬齊安(Heero)
〈中山流聖女小說――反厭女文化、顛覆致鬱系的「時代之惡」〉

  自二○一○年出道以來,寫作速度益發驚人,從一年出三本書進化到一年能出六本書,得到「怪物」之稱的當代一線作家中山七里,這一部受實業之日本社編輯指定題材:「致鬱系的惡女生涯之作」邀稿創作的新作《嘲笑的淑女》,究竟具備什麼特長、優點,是值得在高手前輩林立的派別中探討的呢?
  有「惡女」卻沒有「惡男」,這個名詞本就極具爭議。人類歷史經歷很長一段時間的父系社會至今,所謂的惡女、蛇蠍女,主要是不容於傳統父權社會的思想與行事而被冠上此稱號,與之兩極的正是被要求貞節的、溫馴且遵守三從四德的中國「烈女」與日本「大和撫子」,世上普遍要求的「好女人」。然而這一種貼標籤的行為,知名女性學者上野千鶴子便不諱言只是「男人的幻想」。
  桐生操的《世界惡女大全》則更為詳盡地說明,「惡女」其實就是男人先入為主所塑造的印象。她們常是美麗性感、聰明又深具魅力。「像謎一樣的女人」、「反覆無常難以捉摸的女人」、「宛如小女孩般天真爛漫的女人」,這些女人在男人眼中都是某種惡女……世人對於作風大膽、突破世俗規範的女人,統稱為「惡女」。
  心甘情願的犯罪者們、技高一籌的操偶師,構成了創作意圖明確的《嘲笑的淑女》。最大的特徵如同評論家大矢博子所述:「因為女主角,被捲入事件成為犯罪者的人們竟然沒有一個人對她抱持怨恨!」蒲生美智留或許正是最高竿的惡女吧,憑藉美貌與話術,自始至終都被視為解救苦悶眾生的「聖女」,讓故事中的信徒們懷著微笑為她不惜雙手沾滿鮮血。乍看下荒謬嗎?偏偏從褒姒、宋七力等諸多前例,絕對無法否認這種「教主」式人物的巨大影響力。
  當被害者們至死依舊為美智留辯護之時,這部突破慣例,由女性支配取代男性支配的「反厭女」小說、「聖女小說」,儼然呈現其最獨特、驚人的價值。
  持續閱讀中山七里作品的讀者們,也會驚喜地發現故事中的彩蛋越埋越多,各個系列在同一個世界觀中彼此穿插交會、甚至明顯預示了「蝙蝠俠對超人」的夢幻對決。本作中不但有著無良律師御子柴系列的角色擔綱重要戲份,作者甚至在訪談中直接表示美智留系列的續作還會讓她與《連續殺人鬼青蛙男》的要角合作。先前瑞昇出版的《泰米斯之劍》收錄的角色關係圖,將持續地擴充、壯大,成為壯闊的中山七里推理世界!
  而《嘲笑的淑女》作為致鬱系(イヤミス)作品,最終章呈現出顛覆傳統「餘味很差,讀完後心情惡劣」的另一種既害怕、卻又忍不住支持惡人的「爽快感」,宛如《控制》中的神奇艾咪,彰顯了「女力覺醒」的流行犯罪小說標誌。掌握時代娛樂脈動與古典推理根基扎實,正是中山七里在出道之後,穩定步向暢銷、超級作家的獨門絕活!

 

內容試閱

1
 
再這樣下去,我要殺人了──。
穿過黃昏時分滿是購物人潮的商店街,野野宮恭子動了這個念頭。
CD店傳來最喜歡的「恰克與飛鳥」的〈SAY YES〉,但成了耳邊風;映入眼簾的景物無一佇留記憶,因為班上女同學們的臉已經霸占整個腦中。
前天吹起第一道寒風,不折不扣地冷颼颼,可才首次拿出來用的圍巾已經濕答答,不能圍在脖子上了。
恭子在廁所馬桶找到這條圍巾。當初對這條紅綠相間的蘇格蘭紋圍巾可說一見鍾情,如今只成了屈辱的象徵。但還是得撿回家,因為要給父母個交代。
風一吹,圍巾就飛走,掉到河裡去了。
好,就這麼說吧。
雖然想到這個合情合理的說詞,腳步卻怎麼也輕快不起來。
把圍巾丟到馬桶的傢伙會是誰呢?
美香?朋繪?久美?真理子?
真想把她們通通殺掉。幹出把圍巾丟進馬桶這種事的或許只是其中一人,但只要可疑,一個都不想讓她們活命。
心,變得又黑、又重,簡直像鉛塊壓在胸口。痛恨一個人,心就會變得如此沉重嗎?萌生殺機,心就會變得如此暗黑嗎?
回到家,咕噥一聲:「我回來了。」之所以勉為其難開口,是因為默不作聲就會跟從裡面走出來的人碰面了。父母上班還沒回來,這時候在家的應該只有弟弟弘樹,但此刻不想見到任何人。
走進房間,全身鏡立在眼前。
圓臉、小眼、肥唇、矮胖、大象腿。
不由得將鏡子轉向背對自己。明明進入自己的城堡,心卻一整個想抓狂。恭子連制服都沒脫,撲倒在床上。
今天又被整得慘兮兮。這陣子每天都遭到霸凌,彷彿上學就是為了去受人欺負的。
剛上國中時並未如此。感到女同學們投來敵意是第二學期之初,因為貧血請了幾天假開始的。講話都不理會,打招呼也視而不見,擦身而過時,還能聽到故意發出的咂嘴聲。她們遠遠指向這裡,肆無忌憚地嘲笑,從說話的誇張唇形即知,她們在說:「豬」。
因為胖、因為醜、因為常生病請假就淪為霸凌的目標。起初恭子對自己因為莫可奈何的事被取笑、討厭,覺得亂沒道理,但日復一日,沒道理也變成家常便飯了。
課本和筆記本被藏起來,拖鞋被寫上「無敵醜八怪」,便當盒被塞進一隻爛掉的青蛙。甚至在蹲廁所時,一桶水唰地沖下來。
自怨自艾導致整個人顯得畏畏縮縮。但這種事絕不能讓家人知道,因為父母扶養兩名子女已經夠辛苦了,不能再讓他們多操心,自己忍下來就好了。
把頭往枕頭裡一鑽再鑽,鑽到就快窒息,這樣就能多少忍住想哭的衝動了。
忘了吧。
找點事情來轉換心情吧。
恭子從書包拿出課本。這種時候最適合寫代入公式的習題了。機械式地一題一題計算下去,自然不會去想惱人的事。
可是一打開課本,恭子慘叫一聲。
頁面上被人用麥克筆大大寫著「趕快去死」。恭子手指發抖地翻頁,又看到「貧血母豬」。
「別到學校來傳染別人!」
「豬狗不如!」
「非人類!」
「大便女!」
「噁心鬼!」
恭子發出動物般的慘叫,一把合上課本。
眼前的牆上貼著一張全班大合照。恭子從鉛筆盒拿出圓規朝同學臉上猛戳猛刺。照片早就千瘡百孔,這下禁不住恭子的摧殘而無力地掉下去了。
從心底衝出的憤怒令人頓時忘卻痛苦與淒慘,此時此刻,腦中只有對她們的怨念。
殺。
通通殺掉。
體內的血液正在沸騰。然而恭子明白,這種爆發不會持久,隨著時間冷卻下來後,因激忿而膨脹的部分只會再次被痛苦與淒慘填滿。
恭子似要甩掉來襲的情緒般,拼命亂抓頭髮。
待父母回來,全家人圍坐在餐桌時,恭子的心情已經平復了。那條又濕又髒的圍巾已經悄悄混進洗衣機裡。等洗好後拿出來,再跟爸媽說是不小心弄髒了,應該不會有人起疑才對吧。
用餐時,母親照枝突然想起似地轉換話題。
「對了,聽說明天美智留就要轉學過來了,轉到妳學校。」
冷不防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恭子不由得停下筷子。
蒲生美智留是恭子的表妹。由於年齡相仿,中元節和過年跟著母親回娘家時,恭子一定會和美智留玩在一起,但自從外祖父母相繼過世便突然不來往了,最後一次見面已是六年前的事。
「咦?蒲生他們搬家了嗎?如果搬到這附近,是不是去打聲招呼比較好?」
父親孝之漫不經心地說,照枝卻立刻搖頭。
「你別給我跑去,他們那裡五四三的事情這麼多。」
「喔……」
孝之尷尬地含糊其詞。父母兩人刻意岔開話題,不過恭子對蒲生家「五四三的事情」也略有所聞。
美智留的母親拋棄丈夫和女兒,失蹤了。
夫妻感情不睦、另結新歡等,各種臆測滿天飛,可似乎無人知道真相。唯一可確定的事實,就是這些無法求證的謠言讓大家跟蒲生家愈來愈疏遠了。
那個誰都稱讚有加的小美女美智留,現在不知長得怎樣了?恭子揣想著。這麼久以來,難得首次期待上學。


「我叫蒲生美智留。」
看到美智留的正面,包含恭子在內,全班同學無不目瞪口呆。
明明和自己同年,卻有著完美的模特兒身材及一張巴掌大的小臉。覆住前額的長髮保養有術,天使般的面孔如此精雕細琢。那五官啊,令女同學一個個低頭自慚形穢,不但比都沒得比,要是站在一起,鐵定活像是不同人種。用一句成語來形容,就是「鶴立雞群」了。
想不到竟然會轉到我們班上來──恭子呆呆望著美智留的美貌。而對方瞥向這邊,便露出羞澀似的微笑。
先開口打招呼的是美智留。
「好久不見啊,恭子。」
聲音倒是沒什麼變,然而恭子退縮慣了,被搭訕也無法立即反應。
近距離看著美智留,那張臉竟是完美得叫人驚歎,連那搔人鼻癢的體味也是如香皂、香水般甜美。被狠比下去的恭子連嫉妒都不能。同為女生都這樣了,要是男生被她這麼輕輕一喚,當天晚上準要發燒了吧。
「沒想到我們會在同一班,真巧啊。」
能被美智留如此親切攀談,確實令人欣喜,可其他女同學射來的目光卻叫人不寒而慄。
「小美,過來一下。」
恭子拉起美智留的手,帶她到一個無人的地方。美智留的手好柔軟,而且好冰。
「恭子,幹嘛這樣鬼鬼祟祟的?」
「小美,妳聽我說,妳不要太常跟我說話比較好喔。」
「為什麼?」
「我、我,班上女生都不喜歡我……」
一聽,美智留不可思議地問:「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美智留從小就有這種傾向。也不知她究竟曉不曉得自己美貌驚人,對周遭的反應總是少根筋,和恭子恰恰相反。從前,這種南轅北轍的個性對恭子而言是種魅力,但在目前的情況下很可能成為禍端。若是讓人知道美若天仙的美智留和恭子是一對表姊妹,恭子鐵定會遭到更過分的蔑視。要是兩人同進同出的話,就更不用說了。
兩人雖是表姊妹,卻已疏遠多年,相較之下,被霸凌的危機直如皮膚觸感般切近。處在精神緊繃狀態下的恭子別無選擇。
「我已經好心提醒妳了,而且妳最好也別說出我們兩個是表姊妹喔。」
說完,恭子準備開溜地又補了一句:
「小美,妳要多關心妳自己啦!」
然後背對美智留拔腿就跑。
不,恭子背對的不是美智留。
是自己的勇氣。
自從美智留轉學過來後,恭子每天提心吊膽,可過了一陣子,事態竟往意外的方向發展。
被霸凌的對象,居然從自己轉到了美智留身上。
原因再單純不過。有個叫日坂浩一的人約美智留出去玩,遭到無情拒絕。
「我對你這種人沒興趣呢。」
這事原本沒什麼大不了,但糟就糟在和浩一交往的女生是大姊大神野美香。按理說,該被譴責的是想劈腿的浩一才對,美香的怒氣卻莫名其妙衝向美智留,因為美智留對浩一不屑一顧,大大傷了美香的自尊心。
即便沒這回事,美智留也自有討人厭的地方,總之,就是外型把其他女同學都比下去了。如果認定美智留是女生,那麼其他女生就全都「不算是女生」了。大家不願跟她在一起這點也能從氣氛得知。就算她沒有惡意,但幾名女生聚在一起被她看見,這群女生就會相形見絀地自覺可憐了。對向來都是大姊大的美香而言,這就足夠成為憎恨的目標。再加上美智留從不願透露自己的事,也似乎惹毛了大家。
愈是膽小鬼的人愈會對外敵的動向觀察敏銳。恭子早就察覺衝向自己的敵意已經轉至美智留身上了。
可是,並不想警告美智留。
因為恭子知道,美智留成為新的目標後,自己便安全了。雖然過意不去,但逃過霸凌的幸運感遠大於良心譴責。而美智留也聽從恭子的忠告,並未將兩人是表姊妹的事實說出來,等於雙重保護了恭子。
為了確保自己的人身安全,不惜將從小玩在一起的表妹送上祭壇當犧牲品──。
自己不但是個膽小鬼,說不定還是個卑鄙小人。
然而,一個被虐待的弱者又有何自保之道呢?恭子只有掩蓋自己的良心了。
雖說目標換人了,美香她們的手段卻並未改變。
偷藏文具用品。
在美智留的用品上亂塗鴉。
從程度較低的騷擾開始。恭子從觀察得知霸凌似乎也有步驟,美香她們正在按表操課。
不過,儘管處境不堪,美智留依然孤高自許。課本不見也面不改色,從容地向導師報告遺失。看見塗鴉也眉毛動都不動。
堅毅的態度益發激起美香她們的嗜虐心,霸凌的內容愈演愈烈並未花上多少時間。
那天,中午前都還一派平靜,事情發生在午休結束,第五堂課的預備鈴響後,大家進入教室時。
美智留從頭到腳濕透了。
看到那副落湯雞模樣,恭子完全明白了。自己走了三個月的霸凌之路,美智留才二週就到達了。
恭子用課本遮住臉,快速偷瞄周圍。
有了。
教室的角落,美香正遠遠看向美智留,嘴唇歪成嘲笑的模樣。
很想知道美智留的反應,恭子將視線移回美智留身上,卻不由得懷疑自己看錯了。
沒有哭泣,沒在強忍,更沒露出一絲絲憤怒。
美智留正嫣然笑著。
完全不是十三歲少女的笑靨。她從濕答答的髮絲間,睥睨似地望著班上每一個人。
不是從容。
也不是慈悲。
而是猛禽類正從一群獵物中挑選目標般的冷酷眼神。
那雙銳眼迅捷地水平移動,然後捕捉到美香。
剎時,美香臉上的嘲笑不見了。
犀利的目光盯得美香全身僵直,活像被蛇瞪住的青蛙。
教室內一片肅然,恭子只聽見自己的心跳聲。除了美智留以外,全班同學盡皆如此吧。
凍結的空氣中,美智留從書包拿出毛巾開始擦拭頭髮。極其自然的行動、極其自然的舉止,但空氣依然凝固,久久無法恢復。
懷著忐忑的心情直到放學,恭子走在回家路上,冷不防被人從後面叫住。
回頭一看,美智留正站在那裡。
恭子連忙想拔腿開溜,但搭在她肩上的手硬是不放。美智留不由分說地將恭子拉進旁邊小路。
「不必跑啦,這裡又不會被人看見。」
力道先不說,聲音倒是很溫柔。而且這條小路被兩側的高牆圍住,確實不容易被發現。
「妳到底在怕什麼?」
「因、因為……」
「因為我成為目標後,妳就安全了?」
心臟猛地一跳。
全被知道了。
恭子突然覺得美智留好恐怖。要是被剛剛那道眼神掃射到,自己準沒命了。
「對不起啦!小美,我……」
「妳不必道歉啊。」
不料,美智留緊緊擁抱恭子。
「在我轉學過來之前,妳一直被霸凌吧?而且一直很痛苦很痛苦地忍耐吧?所以那些傢伙轉移目標到我身上後,妳就鬆口氣了。沒事啦,這是正常反應啊。」
怡人的話語溜溜地滑進心底,一如清水滲入海綿般,毫不受阻地滲入內心的皺褶裡。
「真的……很對不起。」
「我不是說不必道歉了嗎?誰叫妳是我唯一的表姊。」
美智留直視恭子,但毫無責難之意。
「我知道,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人會逃跑,另一種人會戰鬥。但是,就算是會逃跑的人也不必覺得羞恥,因為這是本能,違背本能就不是自己了,根本不必逞強。真的沒事,妳當妳真正的自己就好。」
被這麼一說,情緒一時潰堤,恭子嗚咽地淚水直流。
我怎麼這麼過分啊,居然想把這麼善良、這麼寬宏大量的表妹推下懸崖。
歉意與羞愧讓恭子身體縮成一團。
於是美智留抱著恭子說:
「明天放學後,妳到體育館後面來,一定讓妳看見好玩的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瑞昇文化-讀小說-(ะ`♔´ะ)

瑞昇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